您好!欢迎来到网盛企业风险评级中心 - 企业风险评级服务平台
  • 近日,证监会牵头成立的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召开第一次工作会议强调,推动形成契合国情、共建共治的资本市场治理模式;加快构建行政执法、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相互衔接、互相支持的立体追责体系,进一步推动形成“零容忍”的强大震慑;加强资本市场信用体系建设。
     
    会议指出,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的建立,是落实“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的具体举措,是完善中国特色证券执法司法体制机制的必然要求,是促进健全良好资本市场发展生态的迫切需要,必将对进一步推动《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各项任务部署的落实落地起到重要的促进和保障作用。
     
    会议明确,打击资本市场违法活动协调工作小组各成员单位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问题导向,增强系统观念,发挥好协调小组在重大案件协调、重要规则制定、重大问题会商、信息共享等方面的作用,不断健全工作机制,持续强化执法合力,确保《关于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各项重点任务落实到位。
     
    一要强化工作协同,落实各方责任,进一步畅通部际协作、央地联动的工作机制,支持和鼓励各地区根据自身情况建立各种灵活高效的协调机制,推动形成契合国情、共建共治的资本市场治理模式。
    二要强化大要案惩治,继续聚焦财务造假、操纵市场、内幕交易等违法违规行为,强化行政与刑事执法司法合作,加快构建行政执法、民事追偿和刑事惩戒相互衔接、互相支持的立体追责体系,进一步推动形成“零容忍”的强大震慑。
    三要强化法治基础,在加大资本市场法制供给、畅通民事赔偿渠道、健全市场约束机制、加强资本市场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持续发力,加快构建中国特色资本市场法律责任制度体系。
    四要强化预期引导,充分发挥典型案件查处的警示作用,加快完善资本市场新闻舆论工作制度化长效化安排,督促各类市场主体牢固树立自觉崇法守信的理念,创造资本市场发展良好外部环境。
  • 根据恒大地产在2021年半年的年报,恒大地产在2021年年中的时候,负债总额为1.57万亿元。
     
    9月22日,中秋节后第一个交易日,A股银行板块跌1.73%。在互动平台上,投资者询问上市银行与恒大集团贷款、授信、业务往来等问题。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A股上市银行中,有8家银行回应相关问题。
     
    浙商银行表示,目前我行对恒大集团的授信金额38亿元,有足额的抵质押物,整体风险可控。我行将对恒大集团及关联方的经营、财务状况保持密切跟踪、及时沟通,如出现风险状况,将会积极采取风险控制措施,不会对我行经营管理和资产质量产生重大影响。
     
    兴业银行表示,一直严格监控对恒大集团的授信业务,存量业务抵质押充足。此外,兴业银行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本行一直严格监控对恒大集团的授信业务,只介入少量一二线城市且资质较好的房地产开发项目融资,没有涉及非房地产板块,存量业务抵质押充足,今年以来已经根据项目开发进度逐步压降授信敞口有效管控风险。对恒大集团存量授信业务,我行已经全面加强项目管理,配合地方政府“保交楼”,并积极采取有效应对措施。
     
    常熟银行表示,截至8月末对恒大控股企业的贷款有1笔,贷款余额391万元,担保方式为土地抵押。
     
    青农商行表示,与恒大业务合作规模较小,均为项目贷款。
     
    郑州银行表示,恒大集团贷款业务主要为房地产开发贷款,整体风险可控。无锡银行表示,和恒大没有信贷业务往来。
     
    江苏银行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目前,恒大集团在我行业务规模小、占比低,抵质押充分,无风险敞口。
     
    江阴银行在互动平台表示,银行严格落实国家信贷政策导向,始终加大对房地产等重点行业的信用风险关注力度,加强重点领域贷款管理。目前,恒大集团在银行没有贷款业务。
     
    无锡银行在互动平台表示,目前本行和恒大没有信贷业务往来。
     
    史玉柱也在朋友圈发布消息:
     
    华尔街对恒大的看法:认为中国已经控制了它!
     
    华尔街分析师对中国寄予厚望。
    周一,由于担心中国恒大集团破产,全球风险资产大幅下跌,全球一些最大的银行和基金管理公司纷纷向投资者保证,现在不是雷曼(Lehman)时刻。
     
    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 Ltd.)和联博控股(AllianceBernstein Holding LP)等公司发出的信息是:恒大地产确实可能违约,但中国政府将采取措施,防止这家房地产巨头的危机破坏金融体系和经济的稳定。
     
    标普500指数期货周二上涨,表明投资者的焦虑情绪已经消退,至少目前如此。
     
    以下是一些策略师和基金经理对危机蔓延前景的一些看法:
    巴克莱银行的阿杰伊·拉贾德雅克萨(Ajay Rajadhyaksha):
    那么,这是中国的雷曼时刻吗?
    在我们看来,根本不可能。
    是的,恒大是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是的,这可能(很可能会)对中国房地产行业产生溢出效应,并对经济产生影响。是的,它出现在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开始令人失望的时候。但真正的“雷曼时刻”是一场规模非常不同的危机。我们需要看到金融体系中有很大一部分银行罢工,房地产行业的信贷危机急剧增加,银行不愿在银行间融资市场上相互面对。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看到中国的重大政策错误。在我们看来,即使是大规模违约,中国也不具备雷曼时刻的条件。
     
    花旗集团的朱迪·张(Judy Zhang):
    我们不认为恒大危机是中国的雷曼时刻,因为政策制定者可能会坚持防止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为解决债务风险争取时间,并推动整体信贷环境的边际宽松。
    我们认为,监管机构可能会争取时间来消化恒大的不良贷款问题(例如,引导银行不收回贷款,延长利息支付期限)。
     
    安本标准投资亚洲的肯尼斯·阿金特威(Kenneth Akintewe):
    我们的基本情况是,会有一个相对有序的结构调整,不符合政策制定者、经济或市场的利益,不符合不稳定、不可控的溢出效应,不符合经济的其他部分。
    短期内会有不确定性和波动,但在恒大地产之外,政策制定者将能够从这种情况下推动某种形式的复苏。
     
    瑞银的巴努·巴韦贾(hanu Baweja):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雷曼时刻。我认为,当你试图在四个主要信贷周期之后降低道德风险时,它将是一团糟。目前最大的风险不是供应商或金融系统近期会发生什么,我不认为这是个问题。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做得相当好。总体经济中的违约水平相当低,而银行,尤其是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相当高。
    我认为,最重要的问题是,这对整个信贷繁荣的抵押品——房地产价格——以及对房地产本身的信心会产生什么影响。
     
    富达国际的凯瑟琳·杨(Catherine Yeung):
    如果我们回顾过去三年,我们看到政府或监管机构参与了重组,无论是华融、华夏幸福,还是其他单一信贷事件。所以他们对潜在的重组有信心。
    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他们将避免破产,并寻求与战略投资者或桥梁投资者进行重组。从国内和市场情绪的角度来看,优先考虑的是预测完成和供应链现金结算。
     
    摩根士丹利的维什瓦纳特·蒂鲁伯特(Vishwanath Tirupattur):
    对广泛蔓延的预期可能有些过头了。显然,这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存在的。但我认为这里的关键是,我仍然相信这不是像2008年那样的时刻。中国政策制定者发出的信号肯定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我们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反映在价格上了。
     
    摩根大通的马尔科·科拉诺维奇(Marko Kolanovic):
    (市场抛售)主要是由流动性差环境下的技术性卖盘流(商品交易顾问和期权套期保值者)以及自由交易员对感知风险的过度反应推动的。我们的基本论点没有改变,我们认为抛售是逢低买进的机会。
    风险已被充分标示并反映在价格中,许多重新开放/复苏敞口的股票市盈率已回到疫情大流行后的低点。我们期待周期性因素在德尔塔疫情地区出现拐点时恢复领导地位。
     
    杰富瑞的金淑·陈(Shujin Chen):
    与市场观点相反,我们看到监管机构正在密切关注恒大,并认为它可能很快就会提出一项计划或有意义的进展,以减少影响。
    我们预计在今年年底(也可能在1-2个月内)出台解决这些问题的计划,或帮助取得有意义的进展,因为中国将从21年第四季度开始专注于推动22年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长。
     
    麦格理的拉里·胡(Larry Hu):
    一个主要担忧是其他高杠杆开发商的风险蔓延,因为银行、供应商和购房者都将因恒大事件而变得更加谨慎。因此,其他高杠杆的开发商可能会出现自我实现的流动性紧缩。也就是说,如果市场出现恐慌,政府有意愿和能力进行干预。
    它可以通过放松流动性来打破负反馈循环,就像它在2013年银行间信贷紧缩期间所做的那样。此外,考虑到目前的房地产政策空前收紧,如果政策制定者愿意,他们还有很大的放松空间。他们似乎愿意再等一段时间,以减少未来的道德风险,但为了金融和社会稳定,他们可以随时介入。
     
    联博的约翰·林(John Lin):
    违约蔓延成系统性危机的可能性很小。首先,监管是恒大最近股价下跌的导火线。监管机构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他们将能够渡过难关。
    由于发生系统性危机的可能性较低,许多中国开发商——尤其是资产负债表强劲、管理能力强、产品声誉良好的优质企业——将挺过这一轮调整。在过去两周的市场恐慌中,它们的估值已经大幅下跌。在我们看来,这些精选的优质开发商为长期投资者提供了诱人的回报机会。
     
    牛津经济学院的汤米·吴(Tommy Wu):
    对房地产开发商恒大违约风险不断上升的担忧,在过去一周搅乱了金融市场。虽然我们认为政府不希望被视为在策划纾困,但我们预计它将介入,对该公司的债务进行有管理的重组,以防止无序的债务回收努力,降低系统性风险,并遏制经济混乱。
     
    违约房企的特征
    违约企业的特征:
    ① 民营企业。这意味着难以得到政府实质性的救助
    ② 高度依赖于再融资、巨额债务到期,再融资出现问题。这种特征体在现金流量上面。
     
    在正常情况下,房地产企业的现金流情况: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
    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为负。
     
    现金流情况对应的情况是:
    房地产企业通过预售(预售对应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和举债(举债对应的是筹资活动现金流量)来获得负债资金,用于设立项目子公司拿地扩张(对应的是投资活动现金流量)。
     
    出现反常的话,通常意味着企业存在问题尤其是债务规模出现下降,意味着企业正在经历“去杠杆”,这是企业违约的重要信号。
    恒大的长期借款从2019年的2249亿元缩减到1898亿元。
    短期借款从1230亿元缩减到736亿元。
     
    恒大的债务规模收缩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的1582亿元,
    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正的27亿元,
    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的1450亿元。
    这些表明企业正在经历去杠杆,大量失血。

    ③ 通过资本市场发行债券、ABS产品等获得大量资金。
    这个成为违约的原因,也是中国的一大黑色幽默。
     
    只有实力雄厚且信用较高的地产企业,才能够发行债券及ABS进行融资。然而,中国近来出现的诸多违约,都与企业在资本市场发行产品融资有关。正是发行债券和ABS,让这些地产企业陷入违约困境。这个原因是充分体现中国金融特色的地方。
     
    对于地产企业而言,发行债券能够提高地产企业的杠杆水平。
     
    当前银行受到政策限制,不能够为房地产企业提供流动资金贷款,而只能针对项目公司提供开发贷款。这个监管规定,限制了地产企业的债务扩张。很多信托公司提供前融融资,就是解决地产企业的这个痛点。
     
    通过发行债券,地产企业可以获得比无法发行债券更高的财务杠杆。更高的财务杠杆,形成了更高的财务风险。
     
    发行债券和ABS,还有一个风险,就是再融资风险。
     
    中国的债券市场,高度不稳定。通常的理解,企业拓展多元化渠道有利于应对流动性危机的。然而,在中国却恰恰相反。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是中国的金融市场里,债券市场最为市场化,而银行还受到众多非市场化因素的影响。正是这些非市场化因素,保证了银行资金的稳定性。
     
    讲的更具体一点,企业面临流动性压力无力偿还银行贷款的时候,本地的金融监管部门以及地方政府都会出门进行协调,银行抽贷会受到很多的限制,通常会进行展期。
     
    相对而言,更加市场化的债券,不存在这样的协调机制,债券有明确的到期期限,而且公布于众。债券到期之后如果没有及时偿还,就会给市场发送企业违约的信号,引发市场担忧,进而导致企业后续债券发行受到影响。债券融资的规模会急剧缩减。在没有外部力量支持的情况下,没有几家企业能够经受这种剧烈去杠杆的冲击。
     
    很多地产企业在2016年前后,借助当年的债券牛市,大量发行债券及ABS融资,本以为很高明,却没有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
     
    地产领域当前正在发生一场迷你型的金融危机。
  • 银行监管评级体系全面升级。为加强商业银行风险监管,完善商业银行同质同类比较和差异化监管,合理分配监管资源,促进商业银行可持续健康发展,9月22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监管评级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开业满一个完整会计年度以上的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的法人机构的监管评级,监管机构可依据本办法对当年新设立的银行进行试评级。该《办法》自印发之日起施行。
     
    《办法》规定,处于重组、被接管、实施市场退出等情况的商业银行经监管机构认定后将直接列为S级,不参加当年监管评级。
     
    《办法》将“数据治理”及“机构差异化”两项全新要素纳入了评价体系,同时“盈利状况”及“流动性风险”两项要素的权重较之前有所下调。
     
    新增S级评级  区分重大风险金融机构
     
    《办法》将商业银行监管评级结果分为1-6级和S级。1级进一步细分为A、B两个档次,2-4级进一步细分为A、B、C三个档次。
     
    评级结果为1-6级的,数值越大反映机构风险越大,需要越高程度的监管关注。正处于重组、被接管、实施市场退出等情况的商业银行经监管机构认定后直接列为S级,不参加当年监管评级。
     
    具体而言,监管评级综合得分在90分(含)至100分为1级。其中,95分(含)以上为1A,90分(含)至95分为1B。《办法》指出,综合评级结果为1级,表示银行在各方面都是健全的,发现的问题较轻且能够在日常运营中解决,具有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
     
    75分(含)至90分为2级。其中,85分(含)至90分为2A,80分(含)至85分为2B,75分(含)至80分为2C;对于综合评级结果为2级的商业银行,则代表其基本是健全的,风险抵御能力良好,但存在一些可以在正常运行中得以纠正的弱点,若存在的弱点继续发展可能产生较大问题。
     
    60分(含)至75分为3级。综合评级结果为3级,表示银行存在一些明显的弱点,风险抵御能力一般,勉强能够抵御业务经营环境的大幅变化,但存在的弱点若不及时纠正很容易导致经营状况劣化,应当给予监管关注。
     
    《办法》认为,对综合评级结果为2级和3级的银行,银保监会及其派出机构可适当提高非现场监管分析与现场检查的频率和深度,并可依法采取监管谈话、管理薄弱领域业务增长和风险敞口,在市场准入上采取一定的监管措施等。
     
    另外,45分(含)至60分为4级,其中,55分(含)至60分为4A,50分(含)至55分为4B,45分(含)至50分为4C
     
    综合评级结果为4级,表示银行存在的问题较多或较为严重,并且未得到有效处理或解决,需要立即采取纠正措施,否则可能损害银行的生存能力,存在引发倒闭的可能性
     
    对于该类银行的管理,《办法》表示,除可采取上述监管措施和行动外,还应区别情形依法采取控制资产增长、要求补充资本、要求补充流动性、责令限期整改、责令暂停部分业务、等措施和行动,进行差异化监管。
     
    30分(含)至45分为5级;30分以下为6级。《办法》认为,评级结果为5级,表示银行业绩表现极差,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需要采取措施进行风险处置或救助,以避免产生倒闭的风险;评级结果为6级,表示银行存在的问题极度严峻,可能或已经发生信用危机,严重影响银行消费者和其他客户合法权益,或者可能严重危害金融秩序、损害公众利益。
     
    对综合评级结果为5级的银行,《办法》表示,监管机构应在采取上述监管措施和行动基础上,应制定实施风险处置方案。而对综合评级结果为6级的银行,《办法》认为,监管机构可视情况依法安排重组、实行接管或实施市场退出。
     
    优化评级要素  突出公司治理和数据治理
     
    银保监会负责人表示,《办法》在借鉴传统的“CAMELS+”银行评级体系的基础上,结合当前银行风险特征和监管重点,对评级要素作了优化。
     
    传统的“CAMELS+”银行评级体系一般包括7项要素,分别为资本充足(C)、资产质量(A)、管理质量(M)、盈利状况(E)、流动性风险(L)、市场风险(S)和信息科技风险(I)。
     
    此次出台的《办法》规定,商业银行监管评级要素包括资本充足(15%)、资产质量(15%)、公司治理与管理质量(20%)、盈利状况(5%)、流动性风险(15%)、市场风险(10%)、数据治理(5%)、信息科技风险(10%)、机构差异化要素(5%)共九项要素。
     
    对比2014版《商业银行监管评级内部指引》与最新发布的《办法》对比发现,从指标上看,新版《办法》将以往的“管理质量”修改为“公司治理与管理质量”,新增“数据治理”、“机构差异化要素”两项指标。
     
    从权重上看,盈利状况比重从10%下调至5%,流动性风险从20%下调至15%,分别增加至新增的两项指标“数据治理”、“机构差异化要素”,其比重均为5%。
     
    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办法》在借鉴“CAMELS+”体系的基础上,结合当前银行风险特征和监管重点,对评级要素作了以下优化。
     
    一是突出公司治理的作用,将“管理质量”要素修改为“公司治理与管理质量”,加大对银行机构公司治理状况的监管关注,引导银行将改进公司治理作为防范化解风险的治本之策。
     
    二是强调数据治理的重要性。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指出,增加“数据治理”要素,把数据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作为评判银行风险管理状况的基础性因素,加大数据治理监管力度。
     
    三是合理体现机构差异化状况。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认为,《办法》增加“机构差异化要素”,充分反映不同类型银行机构的风险特征,据此实施差异化监管。
     
    对于监管评级结果的使用,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监管评级是非现场监管的核心环节,监管评级结果作为对各家银行风险的综合评价,是监管机构科学制定监管规划、合理配置监管资源、有效实施监管措施的主要依据。
     
    上述负责人指出,《办法》明确,监管机构可以根据监管评级结果,依法采取相关监管措施和行动。在监管措施设置方面,《办法》根据银行评级级别的高低,按照监管投入逐步加大的原则,要求监管机构采取相应强度的监管措施和行动。既要关注评级较好银行可能存在的弱点和风险苗头,加大监管跟踪和风险提示;也要对评级较差银行及时采取风险纠正措施,注重“早期介入”,避免风险恶化、蔓延,防止风险隐患演变为严重问题。
     
    而对于已经出现信用危机、严重影响银行消费者和其他客户合法权益及金融秩序稳定的银行,则应稳妥制定实施风险处置方案,根据具体情况,按程序依法安排重组、实行接管或实施市场退出。
     
    商业银行评级将一年一评
     
    评级程序方面,根据新版《办法》显示,商业银行的监管评级周期为一年,评价期间为上一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年度评级工作原则上应于每年3月底前完成。
     
    商业银行监管评级程序包括年度评级方案制定、信息收集、初评、复评、审核、结果反馈与分析、动态调整、后评价等环节。
     
    此外,《办法》还设置评级结果动态调整机制。在年度评级之间,对于风险或管理状况发生重大变化的银行,监管机构在充分事前评估、制定完善工作方案的基础上,可按照规定程序对银行最近一次监管评级结果进行动态调整,增强监管评级的时效性和敏感度,为及时、有效采取相应监管措施提供依据。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为确保对银行风险具有重要影响的突发事件和不利因素得到及时、合理反映,《办法》规定实施评级结果级别限制规定和动态调整机制。
     
    监管评级是非现场监管的核心环节,监管评级结果作为对各家银行风险的综合评价,是监管机构科学制定监管规划、合理配置监管资源、有效实施监管措施的主要依据。
     
    上述负责人表示,对于核心监管指标不满足“底线性”监管要求,出现党的建设严重弱化、公司治理严重不足、发生重大涉刑案件、财务或数据造假问题严重等重大负面因素严重影响机构稳健经营,风险化解明显不力、重要监管政策和要求落实不到位等情况的银行,监管机构可以对按评级要素打分得出的评级初步结果进行调整,限制评级结果的级别。
动态搜索
常用功能
关于我们  - 网站联盟  - 网经社  - 产业互联网研究院  - 网盛创新研究院
网盛企业风险评级中心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生意宝